Gloriali_giant

佔個tag
只想說一句:北美最長
(魔杖啦!

菇表示吞了一口口水。

我的家庭教師 (4) (This is a bike)

簡單直接的請看鏈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1863533878193

Tbc
-------------------------------------------------------------------------------------

這是一個連續卡肉的故事, 心疼十萬火急的Cre都要做練習wwwwww

壞透了的Graves, 不知是關心Cre, 還是壞心眼想要逗他😂

發現有錯字了, 果然不能在深夜發文, 改了一點點, 鏈結在評論~

魚干男又怎麼樣?(1)

Credence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裏,人山人海嘈雜非常的居酒屋,腦被酒精攪成一團糟, 抱着頭依着吧枱上回憶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啊對了。本來打算下班就立刻回家,竟然被同事拉着去居酒屋慶祝不知道是誰的同事生日。在公司工作了三年,極度害羞又不喜歡和別人打交道的Credence長久以來都沒有特別好關係的同事,所以突然被邀請感到又驚又喜。

聚會都是不外乎一伙人大吵大鬧,喝酒猜拳,而乖乖牌Credence坐在邊角小口小口喝着綠茶,置身於外觀看打成一片的同事已經令他感到很高興了“原來他們當我是一份子啊。”Credence滿足地吃了一口麻醬豆腐。

悠然自得的時刻被打斷,明顯喝醉酒的人事部經理頭上離奇地繫上領帶,襯衫被各種餸汁和酒濺上,一開口濃濃的酒味飄出,令Credence忍不住掩住口鼻,“我們親愛的同事,這麼高興的日子,來喝酒吧!” 經理舉杯高呼,其他一樣喝高了的同事一同附和。

“喝!喝!喝!”大家大力拍桌子催促着。

“我,我酒量不好,你們別這樣。”Credence為難地推開使勁往他手中塞的酒杯。

“不用怕,綠茶混少許酒不會醉啦”經理以1:99的比例混出了一杯其實和烈酒沒分別的飲料給他。

“其實不錯喝。”在群眾壓力下唱光了的Credence在心裏讚嘆了經理的盛情。

綠茶混烈酒的可怕之處在於酒精刺鼻的味道被掩蓋,變得易入口,而且是Credence喜歡喝的綠茶,所以一杯接一杯,他已經喝了相當於一瓶份量的酒。Credence感覺頭昏昏的,四周的影像都上下顛倒,他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小時過去,他隱約覺得有人抬起他放在椅子上。嘈雜的聲音依然在耳邊嗡嗡作響,很好,這不是有壞人帶走他,依然在公共地方,那繼續睡吧。

直到酒保推醒Credence才起來,“嘿,你在這睡很久了 要不買酒喝,要不出去,不要浪費位置。”

“嗚,頭好痛,有熱茶嗎?”

“熱茶收雙倍價錢。”酒保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那我走吧。” 雙倍價錢?我自己在家沖的都比這好喝,才不要花這些錢呢!

正當Credence要離開時,一個老人坐在他身邊,“我要多一杯威士忌,讓他坐吧。”

Credence艱難地抬頭看了救他於困境的人,是一個六十多歲,金色頭髮異色瞳的老人,他笑嘿嘿地喝一口酒大嘆一聲“哈~這酒好喝!小伙子,剛剛我幫了你,不如你回報我吧。”

甚麼?該不會是要做甚麼犯法的事吧?我還是走好了。Credence決定要遠離這個不知來意的怪人。

手臂被拉着,醉醺醺的Credence敵不過酒意跌回座位上,“嘿小伙子你先聽我說,我是吟遊詩人,有一間房子想出租,在我環遊世界時也有人可以幫我打理房子。這樣吧,我算你免費,你住下來好好的照顧花園的植物作回報好不好?”

正好我也要搬家,看了看地址,房子地段真不錯,在高尚地段。啊,頭好痛,不如就這樣吧。“那租賃期多久?”

“永遠哦。”老人眨眨眼,異色瞳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好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好吧,謝謝您。”Credence吃力地鞠躬,頭差點撞在桌子上。

“那鎖匙就給你了,明天就可以搬入去啦,有什麼需要打給我吧,不過不知道我在的地方有沒有網絡就是。”老人笑嘿嘿地塞了所有物資進Credence的口袋裏就揚長而去。

“等會!我還未知你的名字呢!”Credence大叫着,可老人已經離開了居酒屋。打開資料,“ 原來他叫Gallert Grindelwald啊。”

不經不覺, Credence已經住在這棟房子一年多,和以前跟妹妹一起住不同,一個人住果然感覺自由奔放許多。整個房子傢具不多,客廳八成位置都是空的,家裏用的是日式塔塔米地板還附暖桌。GG說到日本旅遊時住在寺裏的佈置就是這樣,被文化衝擊得瞬間愛上了。就這樣,Credence可以不受拘束的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塔塔米暖烘烘的感覺十分治愈,而且最喜歡在暖桌下睡午覺。反正家裡只有他一個,做什麼又有什麼所謂嘛。

鬧鐘準時六點響起,獨居已久養成了賴床習慣的Credence不情不願地起床,但還不想走路,他咕嚕咕嚕地滾到客廳。晨光照耀着客廳,Credence大字型攤在地上,享受着温暖的陽光,還伸了個懶腰。

閉着眼享受着早上的悠閒時光,突然感覺光源消失了,趕緊睜開眼。

Credence睜開眼,一個穿着整三件套西裝的男人蹲下低着頭看他“咳!請問,你在我房子幹嘛?”

被不速之客嚇得彈起來,清脆的“噗!”一聲,Credence狠狠地撞了這個男人的頭,二人頓時痛得捂着額頭。

Credence眨了眨眼睛,看清了來人。

“部長?!”Credence口張大得快要掉到地上。

“對,是我,Credence你為什麼會在我家?”Graves站起來,濃密的眉毛懊惱地皺成一團。

“我是這裏的租客啊。”Credence盤坐在地上。

“該不成。。。是那個糟老頭?!”Graves的眉毛突然以突破髮際線的高度提高。

Credence走到抽屜,拿了一張紙給Graves。

是一張居酒屋的墊枱紙,上面寫了「我,Gallert Grindelwald,願意租房子給Credence Barebone,一輩子哦<3~」

“還打了手印,老爸你瘋了!”Graves將手上的“契約”抓皺了,整個人氣得直發抖。

“那個,部長,你可以住在這,因為有兩個房間。。。”Credence面對平時根本沒交流的上司感到十分困窘
,低下頭雙手拉扯着睡衣的下襬。

“當然我要住在這,這裡是我家。先告訴你,我是因為陷入迫不得已的窘境才離開現在住的公寓回老家的,所以我會在這裏住到找到新家為止。”Graves搬着行李進房間。

“什麼嘛,明明是和老婆離婚了被拿走了公寓和分了一大筆贍養費,什麼迫不得已的困境啊,全公司都知道了。”Credence在心裏吐嘈着,已經在期待部長搬走放他自由的一天。

那是當然的,部長出了名吹毛求疵, 管理層可怕的氣場籠罩住整個辦公室,弱弱的Credence遠遠看到他都要掉轉頭避開。現在還住進他家,那以後比軍訓還恐怖吧。腦洞頗大的Credence腦補了Graves拿着皮鞭叉腰鞭打他,勞役他將房子打掃得一塵不染。想着未來灰暗的生活,Credence不自覺怕得打了個激靈。

Graves將他的行裝都搬進房間,作為下屬的Credence自然的也幫他搬幾個紙箱,男人停在櫃蹲下將書本逐本分系列放入書櫃(是的,他很龜毛,還要分年份作者的)。被高疊起的紙箱遮擋視線的男孩看不到部長,修長的腿一下踢在男人高翹的屁股,Graves栽了個大跟頭,Credence更將紙箱全砸在Graves頭上,失去平衡一整個人翻了在男人前面。

Graves揉着疼痛的屁股咕噥着一串髒話,扶起還在震驚中不知發生什麼事的Credence, 他環顧房內一片狼藉,頓時嚇得要躬身道歉。男人本來要開口大罵,但看見男孩眼中的愧疚和在眼眶內打轉的淚水,心想這孩子都是想幫忙而已,為了以後同居的和諧氣氛,還是算了。

Graves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沒事,你回房休息吧,這裏我來就好。”

Credence欲言又止,想幫忙收拾的手伸出了又收回來,然後打算轉身離開。

男人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叫住了男孩“Credence, 為了以後的家居安全,你還是不要在家裡滾來滾去了。”

停下將要要踏出房間的腳步,Credence吃驚的瞪大眼睛看着Graves“你。。。你都看見了?!”自己的形象雖然已經在剛才的意外中崩了一角,現在被發現自己的秘密,這樣簡直沒臉見他了啊啊啊啊!Credence在心裏絕望的吶喊。

Graves這邊就顯得十分淡定,撥一下垂下來的髮絲,幽幽地答道“是的,都看到了。”

Credence發出了一下高頻的尖叫,臉漲紅很像個蘋果奪門而出。

門“嘭!”一聲的關上,留下了搞不清狀況的Graves在房內思考着自己說錯了什麼。

“Whatever.” Graves聳聳肩。部長是個日理萬機的幹部,不會把心思放在這小事上。不過,這室友看來是個敏感的孩子,以後要小心點才好,要不看一看和室友相處的書籍好了,男人記在心裏的小清單上。

Tbc

-------------------------------------------------------------------------------------
作為魚干女又怎麼樣的粉,聽到Graves是魔國會的部長就瞬間想像劇中小螢叫一聲“部長~~”,然後蹭到他懷裏撒嬌。

部長有點廢廢的又龜毛,同居後拿超可愛的Cre沒辦法,然後一起咕嚕咕嚕的滾來滾去,同居日常就是要甜甜的!

不想更文 火柴人的靈魂圖大家想要嗎wwww

Gradence 我的家庭教師 (3)---This is a car

止痛藥藥效過去, 背部撕裂的疼痛令Credence一大早就醒了。Graves為了照顧Credence操勞了一整晚, 半夜幫男孩擦去疼得直流的冷汗, 為傷口換膏藥。

清早柔和的晨光灑落在床上, 照亮了伏在床邊的Graves, 男人枕在雙手上, 露出半邊臉, 下巴長出短少的鬍子, 幾縷頭髮垂下遮擋着額頭。 Credence望着睡夢中的老師, 想起昨晚他為了自己竟然和Mary對質, 自己根本不值得他挺身而出, 先生是多麼的好啊。

Credence想伸出手撥好Graves的碎
髮, 卻害怕自己的不潔, 因而侵犯聖潔的先生而在內心掙扎着, 伸出的手又收回, 最後在一番天人交戰下扯破了癒合中的傷口, 吃痛聲弄醒了Graves。

“Credence, 你還好嗎?” Graves打了個呵欠。

“先生我很好, 很抱歉吵醒你。”Credence勉強支起身子, 雙手撐着床, 卻疼得摔回床上。

“不用跟我道歉, 你待在這裏, 我幫你梳洗然後煮早餐給你。”

未來得及開口阻止, Graves已經在浴室拿來了牙刷和其他物品。簡單整理後, Credence感覺自己沒有昨天那樣蓬頭垢面, 然而Graves拿着毛巾和水盆站在他面前。

“你昨晚出了很多冷汗, 我幫你清潔一下, 不然你會感冒的。”

“我... 不用了, Graves先生, 我這樣就好。” Credence想到先生會觸摸到自己的身體, 臉上迅速染上紅暈。

“不要不好意思, 很快就完成的, 我來幫你。”

然後是有點色的Graves和超色的車↓ 評論有鏈結
https://m.weibo.cn/2828955222/4120017186677419
-------------------------------------------------------------------------------------
4100字我的天,很久沒寫過這麼多字了,就是鏡play 。  每天都想寫他們滾在一起,然而暑假找了工作,要賺旅費,所以每天都只睡了不到6小時😭

想一次過更新,這篇本來已經寫了2500,然後每天只可以寫200多字就昏睡了,所以4100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以後會寫滾滾床單,談戀愛什麼的,單身狗就是喜歡寫這些😂

Gradence 我的家庭教師 (2)

皮帶落在身上的感覺再也熟悉不過, 火辣的刺痛隨鞭笞的次數和力度增強, 皮膚綻開濺出的血液滾燙背部。如斯恐怖血淋淋的畫面一點也沒有降低Mary的怒火, 一邊念念有詞“可恥!骯髒的雜種快下地獄!”落下Credence皮膚這時不再是皮帶柔軟的一面, 而是堅硬的金屬皮帶扣, 重擊背部的骨頭咣咣作響, 金屬扣鋒利的邊緣刮走傷口的皮肉, 白皙的背脊現在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 佈滿條狀血痕和瘀傷。

Credence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跪在地上手抓緊椅背, 皮帶鞭在身上時的吃痛聲都吞在肚裏, 只任由淚水缺堤般流下, 疼痛猶若擊鼓重重打擊着他。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 麻木取代了痛楚, 眼前影像慢慢散開、變暗、發黑, Credence再也支持不住暈了過去。Mary見養子毫無反應, 知道自己又打暈了他, 她緊握佔滿血的皮帶粗喘着氣低吟數句他是婊子之類的咒罵後離開了房間。

一晚昏睡, Credence起來時已經是中午, 幸好今天是星期六, 不然上學一定遲到。從地上撐起來, 背部乾了的血液和傷痕隨着動作撕扯開來再次流血。還有十五分鐘Graves就會來替他補習, 絕對不能讓他看到這麼狼狽的自己, Credence隨手抓來一條毛巾擦走血跡, 穿好衣服坐在書桌前等待老師到來。

Graves走進Credence的房間, 不出所料他又縮成一團低着頭連望他一眼也不敢, 磨磨蹭蹭才怯懦地說一聲老師早。Graves已經習以為常, 但就是想看到Credence可以擺脫陰沈的性格, 他不是什麼惡魔教師, 只是在教學方面十分成功, 偶爾也會關心一下他的學生。看着傻乎乎的蘑菇頭, Graves忍不住摸了一把“你昨天沒事吧?”; Credence搖搖頭“沒...沒事, 先生。”;“那就好, 我們開始吧。” Graves又放下了一疊作業, 找了張椅子坐下。

Credence刷刷地做題時感覺背部傷口又再痛起來, 強忍疼痛的結果就是潮熱, 汗如雨下沾濕了襯衫, 斗大的汗珠從鬢角流下, 拿着筆的手止不住發抖。Graves看到學生不對勁, 手拍了拍他的背部“你怎麼了?又不舒服嗎?” 這一拍擴大了痛楚, Credence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Graves感覺手掌粘粘的, 攤開一看, 沾了點點血跡。白色的襯衫被汗水和血液浸染成一大攤紅,  Graves大驚, “Credence脫下你的衣服!”

Crednce顫抖着除去上衣, 展露出血跡斑斑的背部, Graves看到如斯猙獰的畫面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跑出房間叫喚僕人拿藥箱上來。Graves抱起Credence, 以趴睡的姿勢放在床上, 趕忙喂他吃止痛藥, 然後為傷口消毒上藥。

“誰弄成你這樣的?”

“我...我弄的。”

“不要開玩笑了! 這傷勢很嚴重, 告訴我然後就不會再有人傷害你了!” Graves很生氣, Credence是十分乖巧善良的學生, 他不應受到如此對待。

忍不住凌厲的質問語氣顯然嚇到Credence了, 眼淚啪嗒啪嗒地流下, 在枕頭上留下點點水漬。“是我媽, 對不起! 是我的錯, 求先生你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啊!” Credence長久以來第一次和Graves說最多的話竟然是為那個惡毒的女人求情, 還他媽的自責?!

憤怒的Graves停下手上的動作, 不顧Credence的懇求和阻撓衝到客廳, 抓住Mary的衣領“你這個狠毒的女人! Credence為什麼要得到這般虐待?”
Mary冷笑一聲, 目露凶光“他是淫賤的惡魔!他是我養子, 我有責任和權利用我的方法教好他。”

聽畢Graves快要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緊握拳頭, 似是要揮在Mary倒人胃口的嘴臉, 卻又放下來“我告訴你, 他是我學生, 我絕對不容許他受到虐待, 再有下次我們法庭上見!”

Graves走回房間繼續為他上藥, 綿花棒沾着帶涼意的膏藥緩解了不少痛楚。Graves察覺到Credence背脊有大大小小的傷疤, “這樣有多久了?”

Credence哭得嗓音都沙啞的回答“都有四、五年了。”

Graves心中一陣絞痛, 他的學生竟然活在地獄之中, “放心, 我會幫你擺脫那個女人。”

Graves看着Credence, 男孩的頭髮被汗水沾濕, 瀏海被撥向一邊, 露出淚眼汪汪的明目, 小巧的鼻子一抽一抽, 鮮紅色的嘴唇緊繃着, 男孩楚楚可憐的模樣令Graves忍不住心裏的悸動,  手輕輕撫過斑駁的背部, 唯一沒有受傷的只有幼嫩的頸部, 他在這裏落下一個個輕柔的吻。

“嗯。。。”Credence在受到撫慰下安心地閉上眼睛, Graves往他身上披上薄被陪着他的男孩進入夢鄉。

Tbc
-------------------------------------------------------------------------------------

嗯, 還沒開車, 我也不想的啊, 不能一言不合開幹吧wwww

下章! 真的下章就開車!!! 悄悄地說連更是我從未做過的事, 其他cp都沒有, 看我為他們要滾在一起多努力xdd

看看可憐的Cre, 好想抱抱他啊 Graves會盡他所能呵護他的了QAQ

@滋滋啦 催更勞模高考加油! 考試順利! 回來看我開車wwww

Gradence 我的家庭教師1

Mary從來都沒認為自己是個慈愛的後母, 用鞭子在他身上留下痕跡以作人生的警戒, 便足以盡了母親的基本責任。

Credence的父親是個大金罈, 在男孩快畢業時病逝, 留下了大筆遺產。父親即使病重被Mary迷惑將遺產寫下她的名字, 但也保留了一分理智, 將一份可觀的金錢留給Credence作大學基金, 若兒子成功考上國內頂級大學, 其餘遺產給Mary養老; 不然就全歸兒子。

因此Mary除了鞭打Credence外, 請了不少補習導師, 基本上是一科目一個。 Credence快要高考了, 可是即使成績已是全縣頭三名, 但是還不夠好到能上頂尖大學。正當Mary為她的遺產焦頭爛額時, 學校的英文老師給了她一張名片 “Barebone女士, Credence的成績要上去也只能靠他了, 薪水高得嚇人, 但是他沒有教不好的學生, 你試試吧。”

Mary就這樣把原本的導師團隊全炒了, 請了和怪醫黑傑克一樣收費驚人的Percival Graves。

這男人一到達Mary家就提出了他的教學時間表“Barebone女士, 我是個要求很高的人, 行密集式教學方法, 因此星期六日全天都會為Barebone先生補習; 放學後會補習至晚上11時, 如果學校有什麼活動或補課, 請跟校方取消, 因為那只是浪費時間。我保證他一定能考上XX大學。” 說畢Graves就轉身上去Credence的房間。

Graves甫踏入Credence的房間便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裏大得很不切實際, 大床對着有一整幅牆大的鏡, 前面就放了一張書桌, 房間內有浴室和廚房, 這根本是一間豪宅內的獨立單位?!

最奇怪的可說是這位男孩了, 已經成年有180厘米高, 挺拔的身材卻刻意 駝背將身體縮成一團的坐在書桌前。

意識到導師來了的Credence立刻從椅子上起來, 太突然的動作忘了退後, 雙膝重重地撞到書桌, 男孩吃痛了一聲, 然後低着頭向Graves問好。

十分愚蠢的蘑菇髮型和極度害羞怕生的表現看起來像有心理障礙, 在Graves看來是個十分棘手的學生。 不過任何學生都不會難倒他的, 首要的是找到有效的教學方法。

Graves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就給Credence一份自己訂做的試卷, 測試他的程度。 試卷涵蓋所有科目, 需時起碼要6小時, Graves坐在他旁邊觀察着他, 男孩有着強勁的專注力, 他全神貫注做題目, 大部分題目好像不需要思考行雲流水般完成了, 整份試卷只花了4小時就完成了。

在檢查答案後Graves不得不為此感到驚艷, 除了做錯了三道自己特意設下陷阱的極難題目外, 其餘全答對, 而且解說十分清晰詳細。基本上只需多做題和教導, 訓練Credence不給類似的題目引導錯誤便可達到XX大學的入學分數, Graves覺得這個學生的實力完全被他的陰暗外表掩蓋過去。

他們的補習時間過得十分順利, 一個月過去, Graves只需要準備海量試題給Credence做, 偶爾略加指導便可。當男孩在默默努力做題時, 百無聊賴的Graves看着自己帶來的小說打發時間。

Graves原本穿着整齊的三件套, 為了那個常常很不禮貌的闖進房間, 每次都問進度的Mary前樹立一點專業教師的形象。畢竟大筆錢請他來, 卻只給一大疊題目養子做, 看起來一點都不可靠的教法太令人懷疑了。 直到Graves甩給她Credence的期末成績表, 升到全縣第一的成績令Mary不再打擾他們, 也在心裏暗自為這孤注一擲的投資叫好。

不再受Mary針對的Graves現在只保留着白襯衫黑褲皮鞋的打扮, 學生除了做題目外沒有其他的交流令他進入放鬆狀態。他左手拿着小說, 右手撐着書桌, 翹起腿享受着實而虛之的工作時光, 休閒的心情令他白襯衫的鈕扣都打開至胸口位置, 胸膛結實的肌肉約隱約現。

若果說Credence是個專注力強大到不受任何事物影響那就錯了, 他在埋頭苦幹時Graves翹起的腿碰到他的小腿, 傳來的温度令他分心。父親以前會在睡前給他一個擁抱, 去世後莫說是擁抱, 其他人連碰都不會碰他, 唯一有所謂的接觸就是Mary鞭打用的皮帶。因此現在他們接觸的那一塊皮膚小小的熱度便好像星火燎原般燃燒至臉頰, Credence忍不住偷看Graves, 他聚精會神地看着小說, 故事應該進行到緊張的部分,  濃密的眉毛微微皺起, 門牙咬着又薄又小的嘴唇, 領口大開的襯衫令Credence唾液分泌增多, 喉結大力地滾動着。

臉愈燒愈燙, 男孩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筆, 筆和桌面觸碰“啪!”一聲十分響亮, 將沉浸於小說的Graves拉回現實, 抬頭問學生“Credence, 你做完了嗎?”

Credence頓時緊張得發不出聲來, 只可以使勁搖頭。Graves看了他的題目, “啊, 這道題有點難呢, 背後原理是這樣的...”

Credence其實一早已經知道答案, 但就是不敢回答Graves的問題, 生怕他一開口就將腦內骯髒的想法全說出來, 他是污穢的、可恥的、沒用的人, 不可以沾汙這位施捨關注的老師。

下收自行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5467634640592

Tbc

-------------------------------------------------------------------------------------

@滋滋啦 終於寫了啦 高考加油 祝成功!!!

千多字的鋪排才有一輛自行車, 放心, 是for the greater good的嘿嘿嘿, 以後就會滾床單滾到天昏地暗的了

寫的時候可能夾雜了粵語的文法wwww

希望大家喜歡<33

【暗巷组/Gradence】安全部長討厭夏天-部長也要吃雪糕(PWP)

當Macusa有冷氣進駐後, 傲羅們都不想出外勤, 一個個都攤在冷氣的吹風口一動也不動。 被解救的丹恩啊! 紐約大街就像蒸籠一樣, 是有史以來最高的三十六度。

部長的小秘書也一樣, 寸步不離的躲在部長的辦公室內, 吃着雪糕。因為上次Credence怕流汗身體會粘粘的, Graves就將冷氣開到最大, 氣溫低得可以呼出白氣, 中年人將自己用大衣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 差戴一頂毛帽子了。(首席正氣師拒絕讓自己看起來蠢兮兮)

坐在部長正對面的Credence十分專注的吃着牛奶味雪糕, Queenie給了男孩大大的一球雪糕, “多吃點吧, 小可愛。” 笑容甜美的女士摸了一把蘑菇頭, Credence害羞的小聲道謝。

即使有強勁的冷氣, 雪糕都隨着冰櫃和室內的温差開始溶化, 白色的液體沿着甜筒流向虎口, 附近沒有紙巾, 男孩只好舔走了,  正在專心批改公文的Graves沒有注意到這一個小插曲。

半個小時過去, 巨大的雪糕只吃了一半, 以男孩的吃法進程當然很慢, 一下一下只舔走丁點。雪糕開始以不受控制的速度溶化, 手肘流下一條條白色的水漬。

“啊, 不好了。”Credence情急之下只好由下只上舔走痕跡, 男孩專注的表情都盡收在被動靜吸引注意力的Graves眼內。

“Credence我好冷, 你能過來嗎?”Graves故作可憐地說。

男孩乖乖的走過去, 將椅子放在男人的身邊坐下。

下收車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0171470182777#_0

------------------------------------------------------------------------------------------------

獻給史上最可愛的 @滋滋啦 !後續希望你會喜歡!
遲了兩天的520賀文, 其實粵語的520不是我愛你啦, 所以522都可以嘛(強行找藉口wwww)

就是想被冷得快流鼻涕的中年人被菇不小心撩撥, 然後做一些“熱身運動” , 吃人體盛的Graves一定大滿足啦, 櫻桃雪糕什麼的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船戲, 希望大家喜歡<333

我終於染指到暗巷組這對了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 暗巷使我瘋狂! Colin daddy使我發情!

以前只寫00Q和一篇失敗坑了的舅男, 今天一寫腦洞我就十分澎湃, 好想好想寫完整一篇出來, Jerry吃菇什麼的! 好想好想更新00Q, 看007吃Q秀恩愛和009修羅場什麼的。

為什麼可以這麼忙!!!

記個梗 我的鄰居是吸血鬼?! (Jerry/Credence)

Credence放學回家發現隔壁搬來了新鄰居, 是一個整天都要露肌肉的男人。 母親Mary十分不喜歡他, 但出於鄰里友誼就跟他聊天, 發現Jerry夜總會做裝修。 她立刻拒絕再交談, 指Jerry在這種罪惡之地工作也是魔鬼, 即時將連自我介紹都沒成的Credence帶回家。

後來就是Mary以Credence魔鬼之子把同黨引來這些狗屎理論打了Credence一頓, 身為吸血鬼的Jerry可以聽到很微細的聲音, 聽到Credence被打的哭泣聲就覺得他很可憐(脆弱的小Cre對Jerry有致命的吸引力)

一天Credence被班上的小惡棍欺負, 傷勢十分嚴重的他在回家途中就昏了過去, 這時太陽已下山, 本來出來覓食的Jerry見到Credence就帶了他回家。醒來的Credence哭唧唧的在Jerry的安慰下把宗教中毒的母親虐待他和在學校被欺負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Jerry好心疼蘑菇, 保證他會保護Credence就把他送回家。

Mary發現Jerry和Credence私下接觸, 十分生氣, 又抽Credence皮帶, 蘑菇的抽泣聲引得Jerry跑到他家, 但沒有邀請吸血鬼不能進門, Mary很得戚的在家內罵Jerry, 還在他面前痛打Credence, Jerry很氣不斷叫Credence只要給他進門就能自由了。 Credence終於忍不住大叫了“我允許你進來!” 然後Jerry就將Mary的血喝光了。

Credence和Jerry兩人就一起了, 但一天Credence未成年都不會被轉化, 蘑菇都照常上學, 不過不同的是班上欺負他的人永遠消失了。

------------------------------------------
其實想寫很久, Jerry真的好性感! 和蘑菇好配!
但有超多作業和考試所以打算完了這學期再寫, 不過我好想幾腦洞先放上來, 那時才會有動力寫(因為我是拖延症晚期😂)

不知道是一發完還是中篇, 到時候再決定, 還有可能會有一點搞笑向, 一切都是兩個月後再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