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li_giant

天然的菇要及時採


Credence很努力地修復面前碎掉了的花瓶, 他站在原地重複了咒語快半小時了, 但地上的尖銳碎片原封不動好像就在嘲笑他沒有魔法天分。

他聳着頭像一個洩氣的汽球, 索性蹲在地上用魔杖鼓戳着碎片。 再試一次咒語吧, 不行就交給旁邊已迫不及待的小精靈清理掉好了。

“Oculus reparo!”

花瓶碎片啪的一聲全部粘回一起, 像新的一樣。Credence從沒感到如此大的成功感, 驚喜得睜大了雙眼。

“其實要回復破爛了的東西很簡單, 只要魔杖向下一點再唸咒語就可以了。 來, 我教你。” Graves在Credence身邊說, 拉起男孩纖細的手收在手掌中,  帶薄繭的手指輕輕摩挲着。

“我剛剛成功了, 看!”難掩興奮之情的男孩, 清澈明亮的眼眸映照出Graves尷尬得皺成八點二十的濃眉。

“咳!這很好, 繼續努力。” 安全部部長這時窘迫很乾咳一聲, 拍拍男孩的肩膀作鼓勵掩飾他慢了一步的事實。

Credence轉頭拿起完好的花瓶仔細端詳, 他的咒語真的沒出錯, 花瓶一點裂痕都沒有。不過Graves先生的提示很有用, 下次用他的訣竅一定不用試麼多次就可以成功了, 要向先生道謝才行。

看向背後, 先生已經離開了, 看來下次見到他要好好向他請教好了。

Graves在辦公室的門後偷看Credence滿足的神情, 心中五味雜陳。只要早一步就可以抓着他的手慢慢教他了!

安全部長緊抓着門框, 看着Credence的背影後悔不已。

-----------------------/· ·\-----8:20-------------
“Credence, 你下次要裝不懂讓部長教你才有機會啊。”Tina輕嘆一口氣, 為情感遲鈍的Credence感到不值。

“不是呢, 部長也是個遲鈍的人哦, 你們真合襯。” Queenie順着男孩的蘑菇頭髮, 甜笑着說。

--------------------------0//0------------------------
6時後的魔國會只剩下幾個員工, 其他人準時回家了,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留下的都是單身人士。

Tina說跟Newt去看剛生小孩的奇獸, Queenie要替Jacob新研發的麵包試味, 其實就是去約會, 留下了Credence一人。

“Oh, honey,不用擔心, 你今天不會是一個人的。”Quennie離開前跟他說, 還眨了一下眼睛小跳着步離去。

沒有約會的Credence, 在空無一人的會議室內閱讀魔法書籍, 輕聲唸着咒語練習。

“Credence, 你咒語的發音很正確, 不過魔杖還是拿偏了一點。” Graves徑自執起男孩的手, 指劃着魔杖。他的三件套不再齊整, 胸口最上的幾顆鈕扣打開了, 隱約露出一點結實的胸膛。

Credence看到眼前的先生, 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被先生氣息包圍着感到很温暖舒適, 一時間沒有意識到男人在教導他。

“咳!Credence, 都這個時間了, 不如我們去吃頓飯我再教你魔咒, 你今天沒有約吧?”Graves在說最後幾個字上有點遲疑, 擔心男孩有約的話他的面子都掉光了。

“沒有哦, Graves先生!”Credence展露出愉快的微笑。 先生真好, 這個時候都願意花時間教我, 但去哪裡吃飯呢?我會不會耽誤先生的約會, 畢竟這天是情人節, 我不該一時爽快答應的...

Credence想着想着就自責得低下頭來, Graves看男孩突然悲傷感到不解, 一把握着他的手就走, “來, 今天館子應該都滿員了, 來我家我煮飯給你吃, 你住Newt皮箱應該都沒吃過一頓好的吧?那傢伙最關心奇獸而已。”Graves忍不住吐嘈奇獸學家, 看Credence都瘦成這樣, 在心中計劃着讓男孩在自己家住下來。

<3<3<3<3<3<3<3<3<3<3<3<3<3<3

寒冷的冬夜, 在微弱的燈光下有兩個人雙手交握着緊靠對方, 較高的人輕輕吻了懷裏人, 二人互相依偎着。

嘴唇柔軟的觸感令Credence沉醉不已, “先生, 這是魔法嗎?”

“不, 是因為你, 你勝過世上所有魔法, 你是我生命中的奇跡。”Graves捧着Credence的臉, 傾身吻上他的男孩, 猶如信徒虔誠地膜拜珍寶。

寒冷的冬夜, 漫天飛雪, 都被他們熾熱的情感融化了。這個情人節是屬於這兩個情感遲鈍的傻瓜。

------------------------------------------------------
這是2個雙向暗戀的天然小傻瓜<33
天然在日文的解作單純、天真, 我看日本綜藝的理解就是有點遲鈍的小可愛吧wwww

其實這個沒頭沒尾的故事是由於我前天在學校圖書館的偽“豔遇”

那天在學校圖書館複印教科書題目, 印了45分鐘左右, 剛印完最後一張
有一個超帥的男生問我:同學,你是不是複印這科啊?我這裏有多一份, 你要不要?
我:可是我剛印完(笑)
帥哥:哦那好吧(失望狀)
然後我心裏第一個念頭是:好帥啊啊啊啊啊, 連謝謝都忘了說
之後我在圖書館內又看到他迎面而來, 他停在原地盯着我看, 我緊張得經過他走了
說給朋友聽她們全都罵我怎麼不裝沒複印, 美好的姻緣就走了wwwww
他真的超帥聲音又好聽

然後我好生氣的要將幻滅了的可能寫給暗巷組!
部長就是那個帥哥,我是Credence(什麼鬼wwww
我不管!就是要暗巷恩恩愛愛的<3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無厘頭的故事ww

我的家庭教師(5)

先來一段Graves DIY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47927600738584&luicode=20000061&lfid=4147927603769794&jumpfrom=weibocom

Graves將被弄到一團糟的床單, 草草丟進洗衣機, 看一看時鐘, 已經三時了, 昨天折騰男孩太久果然累得睡過頭, 還有半小時他的男孩就放學了, 不如給他一個驚喜吧。Graves看着落地鏡子整理自己, 不自覺勾起笑容。

放學鐘聲一響起, 學生已經迫不及待傾巢而出, 一瞬間操場吵鬧非常, Graves背靠在車旁, 在人羣中尋找男孩的身影。

高個子的男孩使梳得整齊的蘑菇頭在同學間鶴立雞群, 聳着頭走得很緩慢, 不顧其他人不耐煩地碰開他, Graves對他總是逆來順受的模樣感到心煩又可憐。

Credence愈走愈近Graves, 眼下出現一雙熟悉的黑皮鞋, 猛然抬起頭, 看在是他的先生, 雙眼流露出又驚又喜的神情。Graves見到Credence在幾步之距雙手掐緊背包帶, 躊躇着好不好走上前的可愛模樣, 他摘下墨鏡, 蜜糖色的眼睛隨著微笑彎起, 迎接他的男孩。

Graves本身已經是樣貌身材十分出眾, 加上倚在跑車前, 儼如雜誌拍攝現場, 吸引了無數的目光和評頭論足。Credence停住了腳步, 女生們對先生的讚美不絕於耳, “真性感。”, “看他的手臂肌肉, 襯衫都快包不住了。”

Credence沒想過先生會來接他回家, 一開始是十分高興看見先生, 他的戀人温柔的眼神令他一再沉溺, 可是眾人對先生的讚嘆在他耳中成了提示他的格格不入, 他有多不配完美的先生, Credence不想異相的自己沾汙了先生的形象。閉上眼睛, 聽到的只剩下人們對自己的嘲笑, “怪胎, 滾遠點!”, “這個噁心的人不會是跟那位先生認識的吧。” 

鄙視的眼神, 不懷好意的碰撞, Credence不想先生的名聲受到破壞, 他把頭低得不能再低, 跑上了校車。

校車門關上的一刻, Graves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 他的男孩自卑得不敢去找自己, 默默承受所有壓力, 他是想拯救Credence於充滿惡意的世界。 但是當他看見男孩轉身就走, 心中竟然無名火起, 不知道是氣四周的壞學生, 還是單單就Credence不認他這件事。

Graves知道他有一整個晚上可以去解開心中的鬱結。

TBC

----------------------------------------------------------------------------------------------

工作和學校太忙了,就卡一下肉吧wwwww
然後Graves先生接小蘑菇放學的姿勢可以參考Stoker的uncle Charlie, Matthew Goode帥到哭泣!

同場加映rps小劇場,就是Ezra早幾天的音樂會事件,整個圈都炸開了

“可以幫我簽名嗎?”一位粉絲拿着簽名版十分期待的看着Ezra。

“當然可以。”Ezra拿起簽名筆, 簽名板上出現了某人的名字。

“Colin Farrell?”Ezra挑起眉毛, 看着小粉絲強忍着尖叫的衝動開始指手劃腳解釋。

“就... 就請問你可以在Mr. Farrell旁邊簽名嗎?”小粉絲已經拿出了手機準備記錄這神聖的一刻。

“Graves love Credence” Ezra大筆一揮, 小粉絲看到後忍不住尖叫“謝謝!謝謝你!”

一雙手從後環抱着Ezra, 男人的牙齒輕輕撕咬着柔軟的耳垂, 男孩忍不住向後倚靠在男人的懷中, 發出像小貓的輕哼聲。

“Colin 也愛Ezra哦。”男人低沉的嗓音在Ezra耳邊響起。

這一切都看在粉絲眼中, 屏氣凝神看着二人的粉絲們再也忍不住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 每個人都舉起手機, 拍下他們手牽手一同離開。

------------------------------------------------------------------------------------------------

“Graves love Credence”這個好明顯是官方認證,Ezra ships Gradence!!!還有什麼理由不去ship他們?! 然後love沒有s應該是簽名板沒位置了wwww 超可愛的好嗎!!!!(躺下

所以究竟我寫了什麼給屏蔽 好心酸 頭一次覺得lofter不好用 

而且我在評論加的plurk鏈結都不停被吞 lofter你是不喜歡我還是抽風了?

色色老闆俏管家(酒店au腦洞)

https://www.plurk.com/p/mdhu2j
放了在plurk, 不知道大家開不開到, 希望可以看到啦w
酒店繼承人Graves吃了小管家Credence

佔個tag
只想說一句:北美最長
(魔杖啦!

菇表示吞了一口口水。

我的家庭教師 (4) (This is a bike)

簡單直接的請看鏈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1863533878193

Tbc
-------------------------------------------------------------------------------------

這是一個連續卡肉的故事, 心疼十萬火急的Cre都要做練習wwwwww

壞透了的Graves, 不知是關心Cre, 還是壞心眼想要逗他😂

發現有錯字了, 果然不能在深夜發文, 改了一點點, 鏈結在評論~

魚干男又怎麼樣?(1)

Credence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裏,人山人海嘈雜非常的居酒屋,腦被酒精攪成一團糟, 抱着頭依着吧枱上回憶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啊對了。本來打算下班就立刻回家,竟然被同事拉着去居酒屋慶祝不知道是誰的同事生日。在公司工作了三年,極度害羞又不喜歡和別人打交道的Credence長久以來都沒有特別好關係的同事,所以突然被邀請感到又驚又喜。

聚會都是不外乎一伙人大吵大鬧,喝酒猜拳,而乖乖牌Credence坐在邊角小口小口喝着綠茶,置身於外觀看打成一片的同事已經令他感到很高興了“原來他們當我是一份子啊。”Credence滿足地吃了一口麻醬豆腐。

悠然自得的時刻被打斷,明顯喝醉酒的人事部經理頭上離奇地繫上領帶,襯衫被各種餸汁和酒濺上,一開口濃濃的酒味飄出,令Credence忍不住掩住口鼻,“我們親愛的同事,這麼高興的日子,來喝酒吧!” 經理舉杯高呼,其他一樣喝高了的同事一同附和。

“喝!喝!喝!”大家大力拍桌子催促着。

“我,我酒量不好,你們別這樣。”Credence為難地推開使勁往他手中塞的酒杯。

“不用怕,綠茶混少許酒不會醉啦”經理以1:99的比例混出了一杯其實和烈酒沒分別的飲料給他。

“其實不錯喝。”在群眾壓力下唱光了的Credence在心裏讚嘆了經理的盛情。

綠茶混烈酒的可怕之處在於酒精刺鼻的味道被掩蓋,變得易入口,而且是Credence喜歡喝的綠茶,所以一杯接一杯,他已經喝了相當於一瓶份量的酒。Credence感覺頭昏昏的,四周的影像都上下顛倒,他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小時過去,他隱約覺得有人抬起他放在椅子上。嘈雜的聲音依然在耳邊嗡嗡作響,很好,這不是有壞人帶走他,依然在公共地方,那繼續睡吧。

直到酒保推醒Credence才起來,“嘿,你在這睡很久了 要不買酒喝,要不出去,不要浪費位置。”

“嗚,頭好痛,有熱茶嗎?”

“熱茶收雙倍價錢。”酒保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那我走吧。” 雙倍價錢?我自己在家沖的都比這好喝,才不要花這些錢呢!

正當Credence要離開時,一個老人坐在他身邊,“我要多一杯威士忌,讓他坐吧。”

Credence艱難地抬頭看了救他於困境的人,是一個六十多歲,金色頭髮異色瞳的老人,他笑嘿嘿地喝一口酒大嘆一聲“哈~這酒好喝!小伙子,剛剛我幫了你,不如你回報我吧。”

甚麼?該不會是要做甚麼犯法的事吧?我還是走好了。Credence決定要遠離這個不知來意的怪人。

手臂被拉着,醉醺醺的Credence敵不過酒意跌回座位上,“嘿小伙子你先聽我說,我是吟遊詩人,有一間房子想出租,在我環遊世界時也有人可以幫我打理房子。這樣吧,我算你免費,你住下來好好的照顧花園的植物作回報好不好?”

正好我也要搬家,看了看地址,房子地段真不錯,在高尚地段。啊,頭好痛,不如就這樣吧。“那租賃期多久?”

“永遠哦。”老人眨眨眼,異色瞳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好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好吧,謝謝您。”Credence吃力地鞠躬,頭差點撞在桌子上。

“那鎖匙就給你了,明天就可以搬入去啦,有什麼需要打給我吧,不過不知道我在的地方有沒有網絡就是。”老人笑嘿嘿地塞了所有物資進Credence的口袋裏就揚長而去。

“等會!我還未知你的名字呢!”Credence大叫着,可老人已經離開了居酒屋。打開資料,“ 原來他叫Gallert Grindelwald啊。”

不經不覺, Credence已經住在這棟房子一年多,和以前跟妹妹一起住不同,一個人住果然感覺自由奔放許多。整個房子傢具不多,客廳八成位置都是空的,家裏用的是日式塔塔米地板還附暖桌。GG說到日本旅遊時住在寺裏的佈置就是這樣,被文化衝擊得瞬間愛上了。就這樣,Credence可以不受拘束的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塔塔米暖烘烘的感覺十分治愈,而且最喜歡在暖桌下睡午覺。反正家裡只有他一個,做什麼又有什麼所謂嘛。

鬧鐘準時六點響起,獨居已久養成了賴床習慣的Credence不情不願地起床,但還不想走路,他咕嚕咕嚕地滾到客廳。晨光照耀着客廳,Credence大字型攤在地上,享受着温暖的陽光,還伸了個懶腰。

閉着眼享受着早上的悠閒時光,突然感覺光源消失了,趕緊睜開眼。

Credence睜開眼,一個穿着整三件套西裝的男人蹲下低着頭看他“咳!請問,你在我房子幹嘛?”

被不速之客嚇得彈起來,清脆的“噗!”一聲,Credence狠狠地撞了這個男人的頭,二人頓時痛得捂着額頭。

Credence眨了眨眼睛,看清了來人。

“部長?!”Credence口張大得快要掉到地上。

“對,是我,Credence你為什麼會在我家?”Graves站起來,濃密的眉毛懊惱地皺成一團。

“我是這裏的租客啊。”Credence盤坐在地上。

“該不成。。。是那個糟老頭?!”Graves的眉毛突然以突破髮際線的高度提高。

Credence走到抽屜,拿了一張紙給Graves。

是一張居酒屋的墊枱紙,上面寫了「我,Gallert Grindelwald,願意租房子給Credence Barebone,一輩子哦<3~」

“還打了手印,老爸你瘋了!”Graves將手上的“契約”抓皺了,整個人氣得直發抖。

“那個,部長,你可以住在這,因為有兩個房間。。。”Credence面對平時根本沒交流的上司感到十分困窘
,低下頭雙手拉扯着睡衣的下襬。

“當然我要住在這,這裡是我家。先告訴你,我是因為陷入迫不得已的窘境才離開現在住的公寓回老家的,所以我會在這裏住到找到新家為止。”Graves搬着行李進房間。

“什麼嘛,明明是和老婆離婚了被拿走了公寓和分了一大筆贍養費,什麼迫不得已的困境啊,全公司都知道了。”Credence在心裏吐嘈着,已經在期待部長搬走放他自由的一天。

那是當然的,部長出了名吹毛求疵, 管理層可怕的氣場籠罩住整個辦公室,弱弱的Credence遠遠看到他都要掉轉頭避開。現在還住進他家,那以後比軍訓還恐怖吧。腦洞頗大的Credence腦補了Graves拿着皮鞭叉腰鞭打他,勞役他將房子打掃得一塵不染。想着未來灰暗的生活,Credence不自覺怕得打了個激靈。

Graves將他的行裝都搬進房間,作為下屬的Credence自然的也幫他搬幾個紙箱,男人停在櫃蹲下將書本逐本分系列放入書櫃(是的,他很龜毛,還要分年份作者的)。被高疊起的紙箱遮擋視線的男孩看不到部長,修長的腿一下踢在男人高翹的屁股,Graves栽了個大跟頭,Credence更將紙箱全砸在Graves頭上,失去平衡一整個人翻了在男人前面。

Graves揉着疼痛的屁股咕噥着一串髒話,扶起還在震驚中不知發生什麼事的Credence, 他環顧房內一片狼藉,頓時嚇得要躬身道歉。男人本來要開口大罵,但看見男孩眼中的愧疚和在眼眶內打轉的淚水,心想這孩子都是想幫忙而已,為了以後同居的和諧氣氛,還是算了。

Graves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沒事,你回房休息吧,這裏我來就好。”

Credence欲言又止,想幫忙收拾的手伸出了又收回來,然後打算轉身離開。

男人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叫住了男孩“Credence, 為了以後的家居安全,你還是不要在家裡滾來滾去了。”

停下將要要踏出房間的腳步,Credence吃驚的瞪大眼睛看着Graves“你。。。你都看見了?!”自己的形象雖然已經在剛才的意外中崩了一角,現在被發現自己的秘密,這樣簡直沒臉見他了啊啊啊啊!Credence在心裏絕望的吶喊。

Graves這邊就顯得十分淡定,撥一下垂下來的髮絲,幽幽地答道“是的,都看到了。”

Credence發出了一下高頻的尖叫,臉漲紅很像個蘋果奪門而出。

門“嘭!”一聲的關上,留下了搞不清狀況的Graves在房內思考着自己說錯了什麼。

“Whatever.” Graves聳聳肩。部長是個日理萬機的幹部,不會把心思放在這小事上。不過,這室友看來是個敏感的孩子,以後要小心點才好,要不看一看和室友相處的書籍好了,男人記在心裏的小清單上。

Tbc

-------------------------------------------------------------------------------------
作為魚干女又怎麼樣的粉,聽到Graves是魔國會的部長就瞬間想像劇中小螢叫一聲“部長~~”,然後蹭到他懷裏撒嬌。

部長有點廢廢的又龜毛,同居後拿超可愛的Cre沒辦法,然後一起咕嚕咕嚕的滾來滾去,同居日常就是要甜甜的!

不想更文 火柴人的靈魂圖大家想要嗎wwww

Gradence 我的家庭教師 (3)---This is a car

止痛藥藥效過去, 背部撕裂的疼痛令Credence一大早就醒了。Graves為了照顧Credence操勞了一整晚, 半夜幫男孩擦去疼得直流的冷汗, 為傷口換膏藥。

清早柔和的晨光灑落在床上, 照亮了伏在床邊的Graves, 男人枕在雙手上, 露出半邊臉, 下巴長出短少的鬍子, 幾縷頭髮垂下遮擋着額頭。 Credence望着睡夢中的老師, 想起昨晚他為了自己竟然和Mary對質, 自己根本不值得他挺身而出, 先生是多麼的好啊。

Credence想伸出手撥好Graves的碎
髮, 卻害怕自己的不潔, 因而侵犯聖潔的先生而在內心掙扎着, 伸出的手又收回, 最後在一番天人交戰下扯破了癒合中的傷口, 吃痛聲弄醒了Graves。

“Credence, 你還好嗎?” Graves打了個呵欠。

“先生我很好, 很抱歉吵醒你。”Credence勉強支起身子, 雙手撐着床, 卻疼得摔回床上。

“不用跟我道歉, 你待在這裏, 我幫你梳洗然後煮早餐給你。”

未來得及開口阻止, Graves已經在浴室拿來了牙刷和其他物品。簡單整理後, Credence感覺自己沒有昨天那樣蓬頭垢面, 然而Graves拿着毛巾和水盆站在他面前。

“你昨晚出了很多冷汗, 我幫你清潔一下, 不然你會感冒的。”

“我... 不用了, Graves先生, 我這樣就好。” Credence想到先生會觸摸到自己的身體, 臉上迅速染上紅暈。

“不要不好意思, 很快就完成的, 我來幫你。”

然後是有點色的Graves和超色的車↓ 評論有鏈結
https://m.weibo.cn/2828955222/4120017186677419
-------------------------------------------------------------------------------------
4100字我的天,很久沒寫過這麼多字了,就是鏡play 。  每天都想寫他們滾在一起,然而暑假找了工作,要賺旅費,所以每天都只睡了不到6小時😭

想一次過更新,這篇本來已經寫了2500,然後每天只可以寫200多字就昏睡了,所以4100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以後會寫滾滾床單,談戀愛什麼的,單身狗就是喜歡寫這些😂